湖北七国新万博app经销有限公司
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食盐

河北省武安市人民法院温军旺非法经营罪

河北省武安市人民法院

2018)冀0481刑初224

公诉机关河北省武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温军旺,男,197132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河北省武安市,农民。2017511日因涉嫌妨害公务被武安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819日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被武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安市看守所。

辩护人孔莉莎,河北鼎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温利凯,曾用名温利锴,男,199310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籍贯及现住址:河北省武安市,农民。201819日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被武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安市看守所。

辩护人任学光,河北鼎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武安市人民检察院以武检公诉刑诉[2018]21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温军旺、温利凯犯非法经营罪,于20187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武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强、宋永强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温军旺及其辩护人孔某、温利凯及其辩护人任学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武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318日,武安市供销社盐业行政管理办公室刘某1、袁某1等四名稽查人员在武安市菜市场内进行检查,在查处被告人温军旺非法销售食盐时,遭到温军旺阻止,后温军旺用木棍将刘某1殴打致伤。经武安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刘某1所受损伤属轻微伤。

20171月份以来,被告人温军旺从湖北广盐蓝天盐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盐公司)分三次购进蓝天三晶牌万博app下载ios共计95吨,存放于武安市骈山路口温军旺所租赁的仓库内,在未取得食盐批发许可证的情况下让被告人温利凯向武安市周边门市批发销售食盐2017123日和2017324日,武安市供销社盐业行政管理办公室对温军旺两次作出行政处罚。201819日温利凯在武安市骈山路口仓库向车上装盐时被当场查获,经现场清点,仓库内存放有待销售蓝天三晶牌万博app下载ios64.82吨,其余食盐被温军旺、温利凯批发销售到周边市场。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证据,认为被告人温军旺的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妨害公务罪,被告人温利凯的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要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百七十七条之规定定罪处罚。

被告人温军旺、温利凯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辩护人孔莉莎主要提出,被告人温军旺、温利凯没有非法经营的主观故意,其销售食盐的行为完全是按照广盐公司的授权和方案执行的,其销售数量达不到犯罪程度,《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经营食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已不符合当前的政策,不应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被告人温军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

辩护人任学光主要提出,被告人温利凯是基于劳动合同关系在广盐公司的指挥和授意下完成的职务作为,被告人温利凯无罪。

经审理查明,一、妨害公务罪

201731816时许,武安市供销社盐业行政管理办公室刘某1、袁某1等四名稽查人员在武安市杜庄菜市场内查处被告人温军旺非法销售食盐时,遭到阻止,后被告人温军旺用木棍将刘某1殴打致伤。经武安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刘某1所受损伤属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开庭质证、认证,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

1、武安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武公物证鉴(伤)字[2017]137号鉴定书,刘某1所受损伤属轻微伤;

2、现场照片、现场方位图及作案工具木棍照片;

3、被告人温军旺在逃人员登记/撤销表,武安市公安局西土山派出所出具被告人温军旺到案经过证明;

4、刘某1、袁某1的行政执法证复印件;

5、盐政执法现场检查笔录、盐政执法抽样取证先行登记保存物品证据通知书;

6、石家庄阿熊货运有限公司武安分公司营业执照;

7、仓库租赁合同复印件;

8、和解协议书、收到条、谅解书;

9、证人武某1证明,我现在武安市供销社联合社工作,201731816时左右,有人举报温军旺在杜庄菜市场非法卖盐,我就和我的同事刘某1、武某2、袁某1去杜庄菜市场查明此事,到了后看到温军旺和一个男子在龙洲水产门市卖盐,我们就上前询问情况,看到他三轮车上还有十二袋左右盐,因为我们原来查处过他非法卖盐一事,今天看到又是他在卖盐,刘某1就拿出行政执法证并告知他:你这种批发卖盐的行为是违法的,不允许在没有批发证的情况下随意批发销售,我们需要暂扣你的盐,到武安市盐业行政管理办公室解决。此时温军旺就去对面门市拿了一个木棍说:谁敢扣我的盐,我就夯死谁。我们就准备把他的盐搬走,我当时拿着摄像机对政法过程进行录像,武某2就到三轮车上往下搬盐,刘某1在下面接着,温军旺就拿棍子打武某2,打了两下没打住,打在了三轮车上,棍子折了,后来刘某1搬着盐往车上搬的时候,温军旺拿着棍子就打在了刘某1的左胳膊上,打完以后还一直在那骂骂咧咧。

10、证人袁某1、武某2、刘某1证明,证明内容同证人武某1证明内容一致;

11、证人李某证明,201731816时左右,我和我叔叔温军旺开着电动三轮车往杜庄菜市场给商户送盐时,遇到武安市供销社盐业行政管理办公室的人检查我们的盐,他们说我们的盐不合格,要暂扣我们的盐。我叔叔温军旺说:我们有手续,不能暂扣我们的盐,我骑着三轮车带着你们去我家拿给你们看,盐政管理办公室的人不听,后来他们中一个上岁数的人就上到我们三轮车上准备往下卸盐,另一个上岁数的人就在车旁边接盐往他们的车上搬盐,后我叔叔就不愿意了,就从旁边地上拿起一个拖布的棍子,打到在三轮车旁边的人胳膊上了,随后盐政管理办公室的人就报警了,他们检查盐时向我们出示了证件。

12、证人马某1证明,我现在武安市塔南路开一全盛烟酒门市,我与温军旺是夫妻关系。温军旺外出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13、被告人温军旺供述,2017318日下午16时左右,我和门市员工李某一起骑着三轮车,到武安市菜市场送盐,在走到市场l区时,被七八个自称是武安市供销社盐业行政管理办公室的人给拦住了,其中一个50多岁的男子给我亮了一下他的证件,然后就对其他人说把盐拉走,他们一行七八个人就有的拦我,有的去我的三轮车上搬盐,我一看他们搬我的盐就急了,从路边捡起来一根木棍,先是用木棍打了给我亮证件的那名50多岁男子的胳膊一下,后又砸了我的三轮车一下,将木棍砸断了,这时对方七八个人就靠在了一边围着我,并说要报警,过了一会警察赶到后,就将我们带到了西土山派出所。我对刘某1受伤属轻微伤的鉴定意见没有异议。

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证明被告人温军旺犯妨害公务罪的犯罪事实。

二、非法经营

20171月份以来,被告人温军旺从广盐公司分三次购进蓝天三晶牌万博app下载ios共计95吨,存放于武安市骈山路口所租赁的仓库内,在未取得食盐批发许可证的情况下让被告人温利凯向武安市周边门市批发销售食盐2017123日和2017324日,武安市供销社盐业行政管理办公室对温军旺两次作出行政处罚。201819日温利凯在武安市骈山路口仓库装盐时被当场查获,经现场清点,仓库内存放有待销售蓝天三晶牌万博app下载ios64.82吨。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开庭质证、认证,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

1、证人马某2、石某、智天顺等辨认温利凯笔录;

2、被告人温军旺邮储银行账户(尾号6132)和黄某建设银行账户(尾号8647)交易明细;

3、广盐公司出具的温利凯工作情况的证明;

4、湖北省云梦县基金结算中心社保登记股出具的温利凯未在该县社保经办机构办理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和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证明;

5、武安市供销合作社将温军旺案件移交武安市公安局管辖通知书;

6201819日武安市供销社盐政执法现场检查笔录、盐政执法抽样取证、先行登记保存物品证据通知书;

7201819日,武安市供销社对温军旺尚未售出的违规盐产品64.82吨,标识为蓝天三晶牌精制万博app下载ios予以抽样取证、先行登记保存;

8、武安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出具温军旺和温利凯没有向该社盐业行政管理办公室提供批发食盐地址、名称和注册信息及其负责人姓名和联系方式等信息的证明;

10、温某、被告人温利凯与广盐公司的劳动合同书;

11、湖北省盐业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检验报告书;

12、广盐公司营业执照、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证书、食盐批发许可证;

13、广盐公司成品调拨发货单、河北直销处盐产品配送单;

14、广盐公司与石家庄阿熊货运有限公司签订的货物委托运输合同;

15、现场平面图、现场查获照片两张;

16、武安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出具库存盐产品检测经过的情况说明;

17、武盐政改[2017]0113号盐业违法行为责令改正通知书、武盐政罚字[2017]0113号盐业违法案件一般程序处罚决定书;

18、证人温某证明,武安市骈山路口的仓库的钥匙在我父亲温军旺那里,向外送盐的时候从温军旺那里拿上钥匙去仓库装盐,用完了就把钥匙还给温军旺。我在全胜烟酒门市上的时候向旁边的卖蔬菜的门市上销售过几次大袋装的蓝天三晶牌食盐,每袋有50小袋400g包装的食盐,我没有向别的地方销售过。温军旺注册了一个物流公司专门进行蓝天三晶食盐销售,2017年有个广盐公司的员工拿着一份劳动合同到全胜烟酒门市,让我和温利凯看,让我们向外给他配送盐,并给我们说有保险,之后我和温利凯就把这份合同签了,签订合同后对方没有给我开过工资。

19、证人陈某证明,我是广盐公司的销售部副处长,河北省武安市的温利凯、温某是我公司聘用的员工。他们主要负责河北省武安市武安区域的盐产品销售,我们公司没有给温某、温利凯发工资,也没有交付五险一金,试用期内是按照销售业绩提取业务费用,一年转正后再交五险一金。温利凯、温某是通过我们销售部购进我们公司盐产品的,他们通过银行转账向我们支付盐款。

20、证人常某证明,我是广盐公司销售处区域经理,负责河南、山西等省的销售工作。温利凯、温某是我公司的非全日制临时工,主要负责将我们公司的盐配送到销售终端,不能自己零售和批发,公司没有在河北省武安市建立销售网点或销售分公司。我公司河北直销人伊某和温利凯、温某签订好劳动合同后寄到我公司的,温利凯、温某负武安地区的盐产品配送。直销处负责我公司蓝天三晶牌盐产品的市场推广、代收货款汇至我公司,在确定客户订单后,河北直销处将客户订单发给公司,公司发货,后由阿熊物流有限公司配送到销售终端的客户手中。

21、证人马某2、郝某、俎金富、冀某、袁某2、郭某、赵某等证明,其从温军旺处以不同价格购进过温军旺、温利凯等人批发给其的湖北广盐蓝天三晶牌食盐事实。

22、证人黄某证明,我是广盐公司在河北的分公司负责人,我们总公司在河北省供销社进行过备案,有相关的食盐销售和批发资质,伊某是河北直销处负责人。我跟温军旺是在河北地区推广蓝天盐厂的盐产品时由张某介绍认识的,我们之间还签订了一份物流配送合同,内容是温军旺在武安的销售模式是按第三方物流进行配送,由我们盐厂提供相关的终端客户名单和购货合同,但是温军旺实际上没有按我们相关的制度进行配送,是由他自己向外销售的。温军旺于20161227日给我转过20万元,温军旺从广盐公司所购进的盐产品是通过我购进的,温军旺在武安那里有一个仓库。我通过广盐公司给温军旺发过三次货,每车32吨,一共95吨,价格一吨在2000元左右。温某和温利凯和我们公司有合同,内容约定让温某和温利凯在武安地区做我们蓝天食盐的推广,他们如果有批发食盐的资质的话就可以向外批发食盐

23、证人伊某证明,我现任广盐公司河北的业务员,负责河北地区的蓝天盐厂盐产品的推销。张某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他负责邯郸地区的业务,我和温军旺在吃饭的时候见过一次面。温利凯、温某我不认识,我们在河北的模式是通过第三方物流配送到终端,第三方物流只能向外配送,不能够自己销售,他们从中赚取配送费,每件的配送费用因为路程和价格都不一样。

24、被告人温军旺供述,我所经营的阿熊物流有限公司武安分公司主要是为了向武安地区销售蓝天三晶的盐产品,地址在武安市骈山路口的仓库。现在仓库里还有60吨多的400g小袋包装的蓝天三晶牌精制万博app下载ios,这些盐是从湖北云梦县蓝天三晶盐厂购进的。201612月份左右,一个叫张某的人来全胜烟酒门市上找我,说他是蓝天三晶盐厂驻邯郸办事处的业务员,说食盐放宽了,让我注册个物流进行食盐配送,我感觉中间能赚钱,就去注册了阿熊物流有限公司武安分公司,并且在20171月份的时候让温利凯、温某和蓝天三晶盐厂签订劳动合同。盐厂邮寄到我门市上的空白合同,一式两份,温利凯、温某签完后又给盐厂邮寄走一份。仓库的这些盐是分别于20171月份、5月份、10月份分三次购进的,共90吨。购进这些盐都是由我出钱,以温利凯的名义向盐厂打的盐款,第一次是以每吨2000元的价格购进的,第二次和第三次是以每吨1700元的价格购的。这些盐由温利凯和温某开着车向武安周边的门市和批发市场上进行销售。刚开始的时候每件卖45元,现在每件卖35元,现在除了库存的都销售出去了。我没有食盐批发许可证,温利凯、温某和湖北蓝天三晶盐厂有相关的劳动合同,湖北蓝天三晶盐厂有相关的食盐批发许可证。

25、被告人温利凯供述,我现在全胜烟酒门市负责送货,我送的是湖北生产的蓝天三晶牌新万博app,是我父亲温军旺购进的,我是从2017年七八月份开始销售的。张某给我签了一份劳动合同,劳动合同上的章是广盐公司的印章,我记不清合同约定工资了没。我以504535元每箱不等的价格向外销售的,每件的规格是400g*50小袋。我没有提成,不知道有没有销售任务,现在仓库里还剩下64吨没有销售出去的湖北蓝天三晶万博app下载ios。我主要销售给了武安市游览街的文清干调门市和寺庄乡东梁庄村的金旺超市,这两个门市上都销售了一两吨食盐。其他的门市上销售的量不是很大,有销售十件的,也有销售五件的,主要的销售地区在寺庄乡。也有一些人去我的仓库里拉食盐,具体是哪里的不清楚,每次拉个五件十件的,量不是很大。现在仓库里还剩下64吨没有销售出去。

另有被告人温军旺、温利凯户籍证明信、现实表现证明等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证明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温军旺、温利凯违反国家规定,在未获得食盐批发许可证情况下,对外批发销售食盐,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被告人温军旺违反国家法律规定,采取暴力手段,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致一人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辩护人孔某主要提出,被告人温军旺没有非法经营的主观故意,其销售食盐的行为完全是按照湖北盐厂的授权和方案执行的,其销售数量达不到犯罪程度,《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经营食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已不符合当前的政策,不应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被告人温军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意见。卷内有证人常某、尹某、黄某等人证言,广盐公司与阿熊物流公司签订的货物委托运输合同能够证实被告人温军旺的行为不是配送行为,而是明知自己没有食盐批发许可证而进行食盐批发的行为;广盐公司发货单、温军旺与黄某银行交易记录、证人马某2、郝某、俎金富等人证言、盐政执法现场检查笔录能够证明被告人批发零售的食盐数量;《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经营食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对未取得食盐批发许可证的单位和个人从事食盐批发的可以认定为非法经营食盐行为的规定现行有效,故对辩护人孔某的意见不予采纳。辩护人任学光主要提出,被告人温利凯是基于劳动合同关系在广盐公司的指挥和授意下完成的职务行为,被告人温利凯无罪的意见。经查,卷中证人常某、黄某等人证言,广盐公司与被告人温利凯签订的劳动合同书、出具的被告人温利凯工作情况说明,被告人温军旺、温利凯供述相互印证,能够证实虽有劳动合同,但被告人温利凯并未履行合同约定的工作职责,亦未获得相应报酬,其批发销售的食盐系其父亲温军旺购买,而非广盐公司所有,非职务行为,其与被告人温军旺具有共同犯罪故意,仅分工有所区别,应对批发食盐的行为共同承担刑事责任,故对该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人温军旺犯妨害公务罪后能够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自首,可以从轻处罚;其犯罪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其犯数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温军旺、温利凯对非法经营罪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温军旺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已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〇一八年一月九日起至二〇一九年一月八日止)。

被告人温利凯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已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〇一八年一月九日起至二〇一八年九月八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蔡明生

审 判 员  孙道庆

人民陪审员  高建民

二〇一八年八月八日

书 记 员  申 谦

附相关法律条文:

第二百二十五条【非法经营罪】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

(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

(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

(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第二百七十七条【妨害公务罪】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五十二条【罚金数额的裁量】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六十七条【自首】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前一人犯数罪的并罚】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